古代边塞诗赏析—《燕歌行》
2019/6/14 10:34:39 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梁彦
   分享到:

 

《燕歌行》
[唐]高适
汉家 烟尘在东北,汉将辞家破残贼,
男儿本自重横行,天子非常赐颜色。
摐(chuāng)金伐鼓下榆关,旌(jing)旆(pèi)逶(wēi)迤(yí)碣石间,
校尉羽书飞瀚海,单于猎火照狼山。
山川萧条极边土,胡骑凭陵杂风雨,
战士军前半死生,美人帐下犹歌舞!
大漠穷秋塞草腓(féi),孤城落日斗兵稀,
身当恩遇常轻?#26657;?#21147;尽关山未解围。
铁衣远戍辛勤久,玉箸(zhù)应啼别离后,
少妇城南欲断肠,征人蓟(jì)北空回首。
边庭飘飖那可度,绝域苍茫更何?#26657;?BR>杀气三时作阵云,寒声一夜传刁斗。
相看白刃血纷纷,死节从来岂顾勋?
君不见沙场征战苦,至今犹忆李将军。

  
  译文:
  唐朝边?#23576;?#28895;火狼烟东北起尘土,
  唐朝将军辞家去欲破残忍之边贼。
  战士们本来在战场上就所向无?#26657;?BR>  皇帝又特别给予他们丰厚的赏赐。
  锣声响彻重鼓棰声威齐出山海关,
  旌旗迎风又逶迤猎猎碣石之山间。
  校尉紧急传羽书飞奔浩瀚之沙海,
  匈奴单于举猎火光照已到我狼山。
  山河荒芜多萧条满?#31185;?#20937;到边土,
  胡人骑兵仗威力兵器声里夹风雨。
  战?#31185;?#26007;军阵前半数死去半生还,
  美人却在营帐中还是歌来还是舞!
  时值深秋大沙漠塞外百草尽凋枯,
  孤城一片映落?#29031;?#21330;越斗越稀少。
  身受皇家深恩义常?#24613;?#22269;轻寇?#26657;?BR>  边塞之地尽力?#21487;?#26410;破除匈奴围。
  身穿铁甲守边远疆场辛勤已长久,
  珠泪纷落挂双?#31354;?#22827;远去独啼哭。
  少妇孤单住城南泪下凄伤欲断肠,
  远征军人驻蓟北依空仰望频回头。
  边境飘渺多遥远怎可轻易来奔赴,
  绝远之地尽苍茫更是人烟何所?#23567;?BR>  杀气春夏秋三季腾起阵前似乌云,
  一夜寒风声声里如泣更声惊耳鼓。
  互看白刃乱飞舞夹杂鲜血纷飞,
  从来死节为报国难道还求著功勋?
  你没看见拼杀在沙场战斗多惨苦,
  现在还在思念有勇有谋的李将军。
  
  鉴赏
  《燕歌行》是高适的代表作。虽?#32654;?#24220;旧题,却是因时事而作的,这是乐府诗的发展,如果再进一步,就到了杜甫?#29420;?#20154;行》、《兵车行》、“三吏”、“三别”等即事命篇?#30007;?#20048;府了。《燕歌行》是一个乐府题目,属于?#26029;?#21644;歌?#20998;?#30340;《平调曲》,这个曲调以前没有过记载,因此据说就是曹丕开创的。曹丕的《燕歌行》?#36763;?#39318;,是写妇女秋思,由他首创,所以后人多学他如此用燕歌行曲调做闺怨诗。高适的《燕歌行》是写边塞将士生活,用燕歌行曲调?#21019;?#39064;材他是第一个。此诗主要是?#34915;?#20027;将骄逸轻?#26657;?#19981;恤士卒,致使战事失利。历来注家未对序文史事详加考核,?#23478;?#20026;是讽张守珪而作。其实,这是不符史实的。此诗所刺对象应是受张守珪派遣、前往征讨奚、契丹的平卢讨击使、左骁卫将军安禄山。
  诗大体可分四段:首段八句写出师。其中前四句说战尘起于东北,将军奉命征讨,天子特赐光彩,已见得宠而骄,为后文轻敌伏笔。后四句?#26377;?#20986;征阵容。旌旗如云,鼓角齐鸣,一?#39134;?#28009;浩荡荡,大模大样开赴战地,为失利时狼?#38750;?#26223;作反衬。“校尉”两句写抵达前线。羽书飞驰,见军情紧急;猎火照夜,说敌阵森?#31232;?#31532;二段八句写战斗经过。其中前四句写战初敌人来势凶猛,我军伤亡惨重,后四句说至晚已兵少力竭,不得解围。“山川萧条极边土”,说明战场地形是无险可凭的开阔地带,这正有利于胡骑驰突,故?#26377;?#25932;军如暴风骤雨之袭来。“战士”两句用对比方法写出了主将骄惰轻?#26657;?#19981;恤士卒,一面是拚死苦战,一面仍恣意逸乐。这是诗中最有?#34915;?#24615;的描写。大漠衰草、落日孤城的萧飒景象,为“斗兵稀”作衬?#26657;?#21516;时写战斗一直?#20013;?#21040;傍晚。“身当恩遇常轻?#23567;保?#27491;面点出损兵被围的原因,是诗的主旨。第三段八句写征人,思妇两地相望,重会无期。诗虽古体,多用?#23395;洌?#27492;?#25105;?#20869;容需要,而犹着意作对仗。又此诗平仄转韵,一般四句一转,?#26469;?#27573;八句全用仄韵,与表现双?#25581;?#25671;不安?#30007;男?#30456;适应。杀气成云,刁斗传寒,都是极力渲染悲凉气氛。末段四句,两句写战士在生还无望的处境下,已决心以身?#24443;!?#23682;顾勋”三字,仍是对将帅的讽刺。两句诗人感慨,对战士的悲惨命运深寄同情,诗以“至今犹忆李将军”作结,再次点明主题。盛唐时,殷璠评高适曰:“其诗多胸臆语,兼有气骨。”此诗确实可以作为代表。
  《燕歌行》不仅是高适的“第一大篇”(近人赵熙评语),而且是整个唐代边塞诗中的杰作,千古传?#26657;?#33391;非偶然。
  开元十五年(公元727),高适曾北上蓟门。二十年,信安王李禕征讨奚、契丹,他又北去幽燕,希望到信安王幕府效力,未能如愿:“岂无安边书,诸将已承恩。惆怅孙吴事,归来独闭门”(《蓟中作》)。可见他对东北边塞军事,下过一番研究工夫。开元二十一年后,幽州节度使?张守珪经略边事,初有战功。但二十四年,张让平卢讨击使安禄山讨奚、契丹,“禄山恃勇轻进,为虏所败”(《资治通鉴》卷二百十五)。二十六年,幽州将赵堪、白真?#21191;?#30699;张守珪之命,?#30772;?#24179;卢军使乌知义出兵攻奚、契丹,先胜后败。“守珪隐其状,而妄奏克获之功”(《旧唐书。张守珪传》)。高适对开元二十四年以后的两次战败,感慨很深,因?#21019;似?BR>  诗意在慨叹征战之苦,谴责将领骄傲轻?#26657;?#33618;淫失职,造成战争失利,使战士受 到极大痛苦和牺牲,?#20174;?#20102;士兵与将领之间苦乐不同,庄严与荒淫迥异?#21335;?#23454;。诗虽 叙写边战,但重点不在民族矛盾,而是讽刺?#22836;?#24680;不恤战士的将领。同时,?#27531;?#20986;了 为国御敌之辛勤。主题仍是雄健激越,慷慨悲?#22330;?BR>  全诗以非常浓缩的笔墨,写了一个战役的全过程:第一段八句写出师,第二段八句写战败,第三段八句写被围,第四段四句写死斗的结局。各段之间,脉理绵密。
  诗的发端两句便指明了战争的方位和性质,见得是指陈时事,有感而发。“男儿本自重横行,天子非常赐颜色”,貌似揄扬汉将去国时的威武荣耀,实则已隐含讥讽,预伏不文。樊哙在吕后面前说:“臣愿得十万众,横行匈奴?#23567;保?#23395;?#24613;?#26021;责他当面欺君该斩。(见《史记。季布传》)所以,这“横行”的由来,就意味着恃勇轻?#23567;?#21776;汝询说:“言烟尘在东北,原非犯我内地,汉将所破特余寇耳。盖此辈本重横行,天子乃厚加礼貌,能不生边衅乎?”(《唐诗解》卷十六)这样理解是正确的。紧接着描写行军:“摐金伐鼓下榆关,旌旆逶迤碣石间。”透过这金鼓震天、大摇大摆前进的场面,可?#28304;?#30693;将军临战前不可一世的骄态,也为下文反衬。战端一启,“校尉羽书飞瀚海”,一个“飞”字警告了军情危急:“单于猎火照狼山”,犹如“看明王宵猎,骑火一川明,笳鼓悲鸣,遣人惊!”(张孝祥《六州歌头》)不意“残贼”乃有如此威势。从辞家去国到榆关、碣石,更到瀚海、狼山,八句诗概括了出征的历程,逐步推进,气氛也从宽缓渐入紧张。
  第二段写战斗危急而失利。落?#26102;?#26159;“山川萧条极边土”,展现开阔而无险可凭的地带,带出一片肃杀的气氛。“胡骑”迅急剽悍,象狂风暴雨,卷地而来。汉军奋力迎?#26657;?#26432;?#27809;?#22825;黑地,不辨死生。然而,就在此时此刻,那些将军们却远离阵地寻欢作乐:“美人帐下犹歌舞!”这样严酷的事实对比,有力地?#34915;?#20102;汉军中将军和兵士的矛盾,暗示了必败的原因。所以紧接着就写力竭兵稀,重围难解,孤城落日,衰草连天,有着鲜明的边塞特点的阴惨景色,烘托出残兵败卒心境的凄凉。“身当恩遇恒轻?#26657;?#21147;尽关山未解围”。回应上文,汉将“横行”的豪气业已灰飞烟灭,他的罪责也确定无疑了。
  第三段写士兵的痛苦,实是对汉将更深?#37027;?#36131;。应该看到,这里并不是游离战争进程的泛写,而是处在被围困?#21335;站?#20013;的士兵?#37027;櫚男?#29031;。“铁衣远戍辛勤久”以下三联,一句征夫,一句征夫悬念中的思妇,错综相对,离别之苦,逐步加深。城南少妇,日夜悲愁,但是“边庭 飘飖那可度?”蓟北征人,徒然回首,毕竟“绝域苍茫更何?#26657; ?#30456;去万里,永无见期,“人生到此,天道宁论!”更那堪白天所见,?#30343;恰?#26432;气三时作阵云”;晚上所闻,惟?#23567;?#23506;声一夜传刁斗”,如此危急的绝?#24120;?#30495;是死在眉睫之间,不由人不想到把他们推到这绝境的究竟是谁呢?#31354;?#26159;深化主题的不可缺少的一段。
  最后四句总束全篇,淋漓悲?#24120;?#24863;慨无穷。“相看白刃血纷纷,死节从来岂顾勋”,最后士兵们与敌人短兵相接,浴血奋战,那?#36136;?#27515;如归的精神,岂是为了取得个人的功勋!他们是何等?#21183;印?#21892;良,何等勇?#36965;?#28982;而又是何等可悲呵!
  诗人的感情包含着悲悯和礼赞,而“岂顾勋”则是有力地讥刺了轻开边衅,冒进贪功的汉将。最末二句,诗人深为感慨道:“君不见沙场征战苦,至今犹忆李将军!”八九百年前威镇北边的飞将军李广,处处爱护士卒,使士卒“咸乐为之死”。这与那些骄横的将军形成多么鲜明的对比。诗人提出李将军,意义尤为深广。从汉到唐,?#26420;?#21315;载,边塞战争何?#30772;?#25968;,驱士兵如鸡犬的将帅数不胜数,备历艰苦而埋尸异域的士兵,更何?#39592;?#21315;万万!可是,千百年来只有一个李广,怎不教人苦苦地追念他呢?杜甫赞美高适、岑参的诗:“意惬关飞动,篇?#25112;?#28151;茫。”(?#37117;?#39640;使君、岑长史三十?#31232;罰?#27492;诗以李广终篇,意境更为雄浑而深远。
  全诗气势畅达,笔力矫健,经过惨淡经营而至于浑化无迹。气氛悲壮淋漓,主意深刻含蓄。“山川萧条极边土,胡骑凭陵杂风雨”,“大漠穷秋塞草腓,孤城落日斗兵稀”,诗人着意暗示和渲染悲剧的场面,?#20113;?#20937;的?#26131;矗衣?#22909;大喜功的将军们的罪责。尤可注意的是,诗人在激烈的战争进?#35752;校?#25551;写了士兵们复杂变化的内心活动,凄恻动人,深化了主题。全诗处处隐伏着鲜明的对比。从贯串全篇的描写来看,士兵?#30007;?#21629;死节与汉将的怙宠贪功,士兵辛苦久战、室家分离与汉将临战失职,纵情声色,都是鲜明的对比。而结尾提出李广,则又是古今对比。全篇“战士军前半死生,美人帐下犹歌舞”,“二句最为沈至”(《唐宋诗举要》引吴汝纶评语),这种对比,矛头所指十分明显,因而大大加强了讽刺的力量。
  《燕歌行》是唐人七言歌行中运用律句很典型的一篇。全诗用韵?#26469;?#20026;入声“职?#36744;俊?#24179;声“?#23613;辈俊?#19978;声“麌?#36744;俊?#24179;声“微?#36744;俊?#19978;声“?#23567;辈俊?#24179;声“文?#36744;浚?#24688;好是平仄相间,抑扬有节。除结尾两句外,?#28009;?#38901;的句子,对?#23395;?#33258;不待言,非对?#23395;?#20063;符?#19979;?#21477;的平仄,如“摐金伐鼓下榆关,旌旆逶迤碍石间”;押仄韵的句子,对偶的上下句平仄相对也是很严整的,如“杀气三时作阵云,寒声一夜传刁斗。”这样的音调之美,正是“金戈铁马之声,有玉磐鸣球之节”(《唐风定》卷九邢昉评语)

(留守儿童报编辑部  收集整理)

梦幻西游新手礼包